政府招商程序
国政府招商热是该降温了政府招商程序副业变成
2020-03-07

  中广网北京2月12日消息 近年来,招商引资成为各地政府发展经济的主要任务,政府招商程序副业变成了一些地方尤其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千方百计搞招商、千辛万苦拉资金,招商指标层层下放,致使一些职能部门疲于应付甚至“不务正业”。时至今日,政府过度重视招商引资的一些负面作用已有所显现。为此,政府究竟应该把招商引资摆在什么样的位置,已经到了必须好好反思的时候了。

  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逼官招商”事件最近得到了纠正,由于未完成招商任务而被停职、就地免职的该县安监局局长於俊华、县市容局局长任献彬已恢复职务或另行安排了职务,他们受到的党纪处分也被撤销。

  发生在阜南县的这场风波虽已平息,但实际上在我国各地,部分基层政府向直属机关、下属乡镇甚至垂直管理部门层层下达招商引资“刚性”指标的做法仍“大行其道”。记者在苏北某县采访时,发现这个县的局长、乡镇书记、镇长们最近打招呼的用语都变成了“完成(任务)了吗?”“还没完成,当心(县委)书记要杀人(意指撤职)了!”在这个县,一些部门的领导被责令“离职招商”,“招商”期间,对原单位的人、财、物均无权过问,招商成了他们惟一的工作任务。在一些局,招商这个“副业”变成了“主业”,原来的行政职能反而无人问津。

  因“逼官招商”而受到党纪处分的阜南县委书记倪建胜在反思时表示:“错误地认为只有对招商引资明确任务、量化指标,才能形成创业的氛围,以至违反了中央关于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有关规定。”在我国愈演愈烈的“引进外资”大战中,地方政府扮演了重要角色。

  尽管中央已于2006年8月明令禁止政府层层分解并考核招商引资指标,但我国部分地区基层政府的“外资饥渴症”仍极为严重。在江苏北部的一个地级市,甚至将下属各县引进外资的数量公布在报纸上,以此给县级领导们添加压力,促使他们完成招商引资的硬任务。目前,有的地方在县乡机关实行“三个三分之一”,即1/3的人外出招商,1/3的人留岗敬业,1/3的人服务基层。大量政府工作人员外出招商,使得当地从事公共服务的政府工作人员相应减少。

  政府主导的招商引资,对当地民营经济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挤出效应”。东北一些民营企业的经营者反映,现在一些地方政府既不相信国有企业能做好,又不相信民营企业能做大,于是为了推动本地经济增长,竞相引进外资,过度超前开放。

  洞悉各地政府招商优惠政策“大赛”的背后,在土地、税收、资源等方面付出了越来越多的“隐性代价”。根据东部某县2006年出台的《关于鼓励投资的暂行规定》,在县内两个工业园区一次性固定资产投资1000万元以上的新建工业项目,如果投资密度每亩不低于80万元,在土地价格上给予优惠,超过亿元的项目就可以免费用地,其差额都由县财政来补贴。

  东北某县2006年出台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中,被列在第一项的就是税收政策,规定了各种各样的“奖励项目”。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地方政府虽然没有税收优惠权,却有支配入库税收地方留成部分的权力,这为变相减税留了空间。

  由于考核机制的不健全使部分地方政府产生了“公司化”倾向。 为了吸引外资,国政府招商热是该降温了一些地方政府不惜成本,推出各种优惠措施,只要外资愿意进入,不仅地价近于“零成本”,而且在税收、经营方式等各方面给予便利。政府的职能已完全混同于一间经营工业园的公司,这个“公司”以土地、税收优惠、城市品牌为资源,以外资为客户,以增加投资为拉动增长的主要手段,以GDP为自己的营业额,以地方财政收入为利润。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认为,“地方政府公司化”是一种极端的重商主义,完全忘记了政府本身的角色——只是市场经济中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市场不能做的事情,政府来做。公司化了的政府把自己变成了市场竞争的一个主体,替市场做了许多原本该是市场自己做的事情。公权力过分介入市场运行,混淆了政商之间的界限,反而更加不利于建立公平的市场经济环境。

  在采访中,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国有资产研究中心主任高梁告诉记者,尽管一些国有企业经营状况不差,但地方政府总将其看作“包袱”,希望趁有效益时赶紧出手,免得将来出难题。

  一些政府干部也向记者表述,国有企业必须进行改制,否则后面方方面面的事情都无法解决。现在MBO走不通,民营企业又很少能与这样的骨干企业相匹配,剩下的只有引进外资这条道路。

  而摆在眼前的现实是,地方国企背负沉重的政策性负担、冗员和陈年债务,改制迫在眉睫,需要支付的巨大成本没有着落,地方政府急欲在产权市场招标出售国有股权以换取改制所需资金。只要能够达成改制的目的,手段已然不重要。一些地方领导往往亲自主持与外资的谈判,但他们不很熟悉行业状况,关心自身政绩大于关心国家产业安全。企业常常被排除出决策过程,只能听命于政府,接受苛刻的合资条件。宁夏西北轴承以及辽宁葫芦岛的锦西化机在转让给外资的过程中都是如此。

  对此,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指出,政府功能自身的“越位”为国企改制的前景蒙上了阴影。

  由于干部考核制度的高压,不少地方的招商引资丧失了本来意义,异化成了不折不扣的怪胎,甚至有地方政府提出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招商引资为纲领”的错误口号。因此,要制止各地政府参与的招商大战,改革干部考核制度、剔除招商引资的考核指标是最重要的一环。(石永红 任鹏飞 岳瑞芳)